缘定之驱鬼小天师

缘定之驱鬼小天师 大梨子 著

已完结 沈倾倾岳照夜

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6:39:01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缘定之驱鬼小天师》的小说,这本小说是作者大梨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北京pk拾赛车开奖记录_短篇北京赛车PK拾网站_言情小说,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,一起来看下吧:两代茅山掌教的北京pk拾赛车开奖直播app_都市灵异录,从沈倾倾追寻祖爷爷的下落,到寻回茅山四宝的诡异经历。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,一切的疑问连成遮天巨大的网。既然生而为道,既然便注定不凡,若天道不公,我便,替天行道,破天而出。...
展开全部
章节预览
章节目录

张明峰一五一十的将自己那天在大槐树底下睡着之后,听见挽乐以及之后的事情告诉了祖爷爷。

当时祖爷爷在看见张明峰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他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,只是世间万物讲究个因果,若没有种下因,便不会得这个果,特别是这种一向守己修行,从未害过人的精灵。

祖爷爷有一把从不离手的旱烟杆子,在听了张明峰交代事情之后,若有所思的一口一口扒着汗烟嘴,看着村口的那条小路开始计算着什么。

张妈听了张明峰被那棵老槐树缠上了,哪里还做得住,到了偏屋一震的叮叮当当,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把斧头。

我是知道张明峰家的,他爸挖矿死在了矿里,张妈一个人把他养大,她绝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害张明峰。

祖爷爷看着张妈拎着斧头,红着一双眼睛就要出门,刚跨了一步,就被祖爷爷一根旱烟杆子给拦住了,说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张妈拿着斧头的手紧了紧,咬着牙说:“他沈大爷,那棵鬼树要害死我娃儿,我要砍了它。”

听了张妈要去砍了那棵大槐树,祖爷爷目光一聚,俨然就是一副不怒而威的模样,不再是村里的老骗子小老头,告诉张妈说:“峰娃子他娘你要去我绝不拦着你,但你以为砍了它就没事了,那样做只会害了峰娃子。”

说完就把旱烟杆子放了下来,继续一口一口的抽着。

张妈没有想到一向嘻嘻哈哈的祖爷爷,也有如此严厉的时候,被祖爷爷给震慑到了,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,手一松,当的一声,斧头就落在了地上。

张妈拍着大腿就开始大哭,无非就是一些她孤儿寡母的,连孤魂野鬼都要来欺负她之类的。

其实谁的看得出来,她是说给祖爷爷听的,当然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张明峰。

祖爷爷抽了最后一口烟,拿着旱烟杆子,在门框上敲了敲,把烟锅里的烟灰抖了出来,才对张妈说:“这事也能全怪峰娃子,那东西做的也出格了。”

祖爷爷说的那东西自然就是老槐树了,爷爷之所以一直称呼老槐树为它,那东西,是因为修行的生灵都盼着有一日能修的人身,位列仙班。

你若是贸然给他定义了,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他的修行,特别是学道修行之人,在他们嘴里说出来,还有一个词叫'封正',好的封正有夹持效应,不好的自然也影响相当的大。

祖爷爷刚承诺帮张明峰,张家堂屋内的白炙灯就开始不断的闪烁,一股风从窗户里吹了进来,合着沙子迷眼睛。

祖爷爷如聚盯着这股风,说“这么快就来了。”

张妈虽然是个农村妇女,但经过张明峰说的事,她也觉得这股风不正常,一把上前把张明峰护在身后,都说鬼怪怕恶人,张妈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泼妇体制,真的让张明峰和祖爷爷叹为观止。

然而这一切对这股风没有丝毫的影响,只得对着祖爷爷求助。

这时候屋内的风已经打成了小卷,把屋子里吹的七零八落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慢慢的往张明峰站的地方靠近。

而张明峰耳边挽乐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他知道那是大槐树下那个女人搞得鬼,现在他唯一的希望,就是那个一直被村里人叫了一辈子老骗子的沈太爷爷。

祖爷爷一直在看着那股打成卷的风,突然眼神一凝,从怀里取出一个类似于胡须的东西迅速套进了旱烟杆子里,对着那股打成卷的风扇过去。

砰的一声,那股风就在祖爷爷的旱烟杆子下爆开,屋内就飘了一地的槐树叶子,白炙灯不再闪烁,在空中不断的晃着,将人的身影不断拉长缩短。

经过了刚才的经历,张家母子已经完全把祖爷爷当成了救命的活神仙,张妈拉着张明峰就给祖爷爷跪了下来,不断的谢着祖爷爷。

祖爷爷活了那么大把岁数了,自然不会受他们的跪拜,微微一侧身就避开了张家母子。

'天地君亲师'位,祖爷爷一样没占若是贸然接受张家母子跪拜,那可就是欠下他们因果了。

这时候受了他们一点因,将来要还多大的果就不知道了,祖爷爷已经受过一个让他悔恨了一辈子的因果,自然不会再让自己蘸上无妄的因,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的。

扶起了张家母子,祖爷爷从地上端起背风吹倒的凳子,坐在凳子上告诉他们说“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,刚才已经打草惊蛇了,今晚那老槐树树魄一准会来,峰娃子你怕吗?”

听着事情还没结束张妈心里急得直跺脚,张明峰这时候倒镇定了许多,说:“听天由命。”

祖爷爷对着张明峰点头,告诉他不用怕,今晚该睡觉睡觉,张妈还想说什么来者着,被张明峰拦住,母子两收拾完一片狼藉的堂屋各自回了房间睡觉,这一晚祖爷爷就如门神似的坐在了张家的堂屋,寸步不离。

到了下半夜,该来的还是来了………

一直在屋子里睡得好好的张明峰,自己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,双手合在一起就像是被人捆着似的,脚步虚浮拉着向前走。

开门的声音也惊动了一直没睡得着张妈,张妈看着张明峰梦游一样走出了房门,刚要叫醒张明峰,就被祖爷爷拦住了,对着张妈摇摇头,示意不要出声,张妈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“沈大爷爷,峰娃子这是怎么了?”

祖爷爷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问张妈:“要是看到你不能理解的事情,你怕不怕。”

张妈哪里管得了这些,母亲强大的精神力在这个时候的彻底爆发,告诉祖爷爷,说只要能救峰娃子,她啥都不怕。

这时候祖爷爷才在张妈头顶、两肩各**了一下,张妈身体一阵发寒,我知道那是祖爷爷将张妈身上的三把阳火压低了,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看见一直纠缠张明峰的是什么东西。

人身上有三把火,分别在两肩和头顶,当人生大病的时候阳火就会降低,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在生病的时候会看见平常看不见东西的原因,我们大多将它们归类于'幻觉',其实你看到的都是真实的。

张妈身上的阳火被压低,第一眼就看见了捆着张明峰受伤的树藤,就是这个东西每日将张明峰拉到大槐树底下。

祖爷爷和张妈赶紧跟上张明峰,一路上张妈看见了不少她这辈子都没看见过的东西,那时候的张妈对自己所在世界的价值观发生了彻底的颠覆。

跟在祖爷爷身后的张妈虽然害怕,却依旧坚定的跟着祖爷爷,祖爷爷告诉她。

“你现在看到的都是一些孤魂野鬼,通常孤魂野鬼都是自杀,冤死的鬼魂,怨气太重,忘川河的渡船载不动,进不了地府,入不得六道轮回,只能飘荡在人间,什么时候怨气散尽,什么时候才能魂归地府。”

“但也有一些孤魂野鬼一直想着找替身,而阳火低和纯阴体制的人就是他们所最喜欢上的身,而越害怕它们,就会更容易上身,不管谁叫你,你都不能答应,一旦答应你身上的火就灭了,他就会一直纠缠你,直到你死或者他上了你的身。”

张妈这样一个普通人哪里懂这些,但他知道绝对不能说话。

村子到大槐树的这一段路,在这个时候显得无比的漫长,张妈能看到这些鬼,这些鬼自然也能感受到张妈,孤魂野鬼因为都不是正常死亡,死相都极其的恐怖,这一路走下来听着鬼魂不断喊她,张妈已经面如纸白,牙齿不断地打颤。

还没到大槐树,张妈身后已经跟了不少鬼魂,都是窥视张妈肉身的。

按正常情况下,就算张妈被祖爷爷压低了阳火,也不至于招这么多孤魂野鬼,这个问题我能想到,祖爷爷自然也能想到,那只可能是大槐树搞得鬼。

祖爷爷挺了下来,双目扫过张妈身后的鬼魂,在张妈看来极其恐怖的鬼魂,在被祖爷爷眼神扫视之后,纷纷后退了几步。

“峰娃子他娘,你跳两步。”

虽然张妈不知道祖爷爷要干什么,还是按祖爷爷说的跳了两下,但奇怪的是任凭张妈怎么用力就是跳不起来,几番下来张妈已经气踹嘘嘘了。

张妈满头大汗的问祖爷爷,这到底怎么回事?

祖爷爷没有回答张妈的话,而是盯着张妈的背,大声的呵斥道:“还不快滚,我数三下,不滚就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
祖爷爷数到了三,然后张妈背上的东西却没有丝毫反应,祖爷爷双眼一眯,眼睛缝里透出着的危险,让张妈全身一颤,就那么一个眼神让张妈觉得祖爷爷比跟着他的鬼还可怕……

实际上也是如此,在张妈还没缓过神的时候,之前爷爷用的旱烟杆子拂尘一把打在了张妈背上悬空了,从她背上撤下来了数个鬼魂。

祖爷爷一声爆呵“滚!”

跟着他们的鬼魂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被祖爷爷拂尘击中的鬼体则魂飞魄散了。

没有了鬼魂的纠缠,他们的走的轻松了许多,跟在张明峰身后很快就到了大槐树底下。

而祖爷爷的眉头,自从驱走了那几个鬼魂之后,就一直没有展开。

我也从祖爷爷的树立看到过,一般的精灵体是不具备掌控鬼魂的,这棵大槐树只怕不会那么简单。

我越发的想知道祖爷爷是用了什么方法帮的张明峰,毕竟那棵大槐树至今还长在我们村子到汽车站的路边上。

小说《缘定之驱鬼小天师》 第4章 祖爷爷出手 试读结束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